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一中民终字第86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解增,男,1987年7月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陈继红,365体育游戏_365欧冠体育赛事_365台湾体育备用网址律师。

委托代理人焦岭,北京晋熙律师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京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33号。

法定代表人岳清瑞,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潘建华,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东港市开发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东港市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初成斌,经理。

委托代理人国显洋,辽宁方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解增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京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冶公司)、原审第三人东港市开发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港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6800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解增及其委托代理人陈继红、焦岭,被上诉人京冶公司之委托代理人潘建华、原审第三人东港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国显洋到庭参加了诉讼。

京冶公司在一审法院诉称:京冶公司与东港公司签订有《施工分包合同》,京冶公司是发包单位,东港公司是施工单位,具体负责鞍山市佳兆业广场土建改造及加固工程(以下简称佳兆业工程)的施工,解增是由东港公司招录的,属于东港公司的员工,而非京冶公司的员工;解增是从东港公司直接领取的工资,而非从京冶公司领取,故京冶公司与解增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现京冶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请求法院确认京冶公司与解增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解增主张其于2012年10月11日受京冶公司徐恩丁的招聘而入职京冶公司,在京冶公司负责的佳兆业工程从事力工工作,佳兆业工程项目负责人是崔云鹏;2012年11月8日,其在工作中受伤,停止工作至今;工作期间其接受京冶公司的管理并由京冶公司佳兆业工程项目部以每日140元的标准现金签领发放的工资。为证明上述主张,解增提交工程通知单、鞍山市铁西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2012年第118号卷宗材料(以下简称监察大队卷宗)、录音及文字整理资料、律师函、劳动监察申诉书、其自行书写材料等予以证明。其中,工程通知单显示:佳兆业工程项目部向京冶公司发送工程现场变更情况;监察大队卷宗显示:解增曾因被拖欠工资,将京冶公司佳兆业工程项目部投诉至鞍山市铁西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后解增于2012年12月20日书写收条,写明:佳兆业工程项目部会计于波将2012年11月1日至11月8日的1120元工资送至鞍山市铁西区劳动保障监察指挥中心,钱款已结清。解增主张于波系京冶公司会计。录音系解增、崔云鹏、于波等的谈话内容。京冶公司不认可工程通知单、律师函及解增自行书写材料的真实性,认可监察大队卷宗、录音及文字整理资料、劳动监察申诉书的真实性,但不认可上述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京冶公司主张监察大队卷宗、录音及文字整理资料、劳动监察申诉书均为解增主观认定,并非客观事实。京冶公司主张其公司与东港公司签署有施工分包合同,其公司是发包单位,东港公司是施工单位,负责佳兆业工程的施工,解增系东港公司工长徐恩丁招录的,其工资由东港公司支付,并受东港公司的管理,与东港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与其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其公司仅起到总包方的监督工作。京冶公司认可崔云鹏为其公司员工,系佳兆业工程项目经理,负责该工地的现场监督工作,解增受伤后,因解增及其家属多次去项目现场主张权利,故崔云鹏出面协调处理该事情,并主张于波系东港公司会计,并非该公司员工。为证明其主张,京冶公司提交了《施工分包合同》、东港公司证明三份、东港公司2012年10月份工资表予以佐证。《施工分包合同》显示:佳兆业工程发包单位为京冶公司深圳分公司,施工单位系东港公司;工资表共有两页,均加盖有东港公司公章,首页写明:东港公司10月份工资表,第二页抬头处写明:“鞍山佳兆业广场工地10月份工资表瓦工抹灰小工班”,其中解增在2240元金额后“领取人签字”一栏处签字;东港公司的三份证明载明:其公司系佳兆业工程施工方,徐恩丁系其公司工长,负责施工人员招录及具体施工工作,在佳兆业工程施工期间,徐恩丁招录解增作为力工;解增2012年10月份工资系从其单位领取并亲笔签名;解增曾因其公司拖欠工资向鞍山市铁西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系由其公司会计于波带着现金1120元去监察大队直接给付解增的。解增认可《施工分包合同》真实性,认可工资表中其签字真实性,承认领取过工资,但称领取时并未加盖东港公司公章、亦无首页,不认可其他证据真实性。东港公司认可京冶公司提交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京冶公司与其系总包与分包关系,解增与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解增系其公司工长徐恩丁招聘,主要负责佳兆业工程的力工工作,其公司负责管理解增并现金支付其工资。解增工作期间,工资结算过两次,一次系2012年10月11日至10月31日期间的工资2240元,另一次系其公司会计于波通过鞍山市铁西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支付的2012年11月1日至11月8日期间的工资1120元。崔云鹏系京冶公司派驻到佳兆业工程项目负责质量监督的,在解增受伤后,曾出面处理此事。

解增曾以要求确认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该委于2013年12月31日做出京海劳仲字(2014)第28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确认解增与京冶公司自2012年10月11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京冶公司不服仲裁诉至法院,解增同意裁决结果。诉讼期间,为查明事实,法院依法追加东港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关系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在劳动者提供社会劳动,实现劳动价值的过程中形成的继续性的、相对稳定的社会关系。劳动关系是兼具人身性和财产性特征的法律关系。本案中,解增主张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其就此负有举证责任。现解增提交的所有证据并无直接指向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内容,亦无充分证据证明招录其入职的徐恩丁、向其给付钱款的于波系京冶公司员工,京冶公司员工崔云鹏虽参与处理有关解增的相应纠纷,但其作为佳兆业项目责任人,处理在该工程上从事工作工人的相关事宜并无不妥,并不能当然认为解增即为京冶公司员工,故解增并未提交充分有效证据证明其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经查,解增在佳兆业工程上从事力工工作,而东港公司与京冶公司签有《施工分包合同》,负责佳兆业工程的具体施工工作,解增的工作内容恰是东港公司在该项目上负责的工作,此外,东港公司曾出具相关证明,认可徐恩丁、于波系该公司员工,认可解增与该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接受该公司管理,从该公司领取工资,东港公司的上述主张可以与《施工分包合同》以及解增的陈述形成关联。在此种情形下,法院实难采信解增所持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依法认定解增与京冶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故京冶公司的起诉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受理范围,本院对其起诉依法予以驳回,原京海劳仲字(2014)第282号仲裁裁决书不发生法律效力。

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中国京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起诉。

一审法院裁定后,解增不服一审法院裁定上诉至本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认定解增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由京冶公司承担上诉费用。上诉理由是:京冶公司实际管理、支配鞍山佳兆业工程,解增曾于2012年10月11日受京冶公司徐恩丁的招聘入职京冶公司,在京冶公司负责的鞍山佳兆业工程从事力工工作,鞍山佳兆业工程项目负责人是崔云鹏,在工作期间解增接受京冶公司的管理并由京冶公司佳兆业工程项目部发放工资,所以解增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一审法院以“裁定书”形式作出“判决书”应处置的实质内容是错误的;一审法院作出没有劳动关系就不是劳动争议案件的判断是错误的;一审法院驳回起诉没有事实依据是错误的;一审法院对本案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判断缺乏客观性、公正性。

京冶公司、东港公司同意一审裁定。

本院认为,解增曾以要求确认与京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该委做出京海劳仲字(2014)第28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确认解增与京冶公司自2012年10月11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京冶公司不服仲裁诉至法院。本案中争议纠纷内容为解增与京冶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确认劳动关系纠纷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受案范围。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6800号民事裁定;

二、指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审 判 长  秦顾萍

审 判 员  薛 卉

代理审判员  朱 华

?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宋惠玲


解增与中国京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