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介绍:

袁某在2012年4月16日入职华夏科创公司,在四川办事处从事销售经理职务,华夏科创公司没有与袁某签订劳动合同,并且在2014年7月15日无故将其开除。此时,已经怀孕的袁某找到北京晋熙律师帮助自己维权。

焦点分析:

???? 晋熙律师接到案件后认真分析袁某的情况分析得出,袁某在怀孕期间被解除劳动合同,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已经不能继续履行的,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支付赔偿金。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办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对于案情找到法律依据后,便要确认以下两点:第一,关于双方劳动关系的处理情况,认为华夏科创公司将其违法解除,袁某的证据有2014年8月21日的诊断报告单(检查提示:孕周约9周+5天)、2014年10月19日的彩超检查报告单(提示:孕19wld+12d)及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现由于市场需求变化,销售部业务模式随之调整,结合您所在办事处的实际业绩成果,经协商决定,公司将与您于2014年7月15日起正式解除劳动关系)予以证明。第二,关于袁某离职前的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水平,袁某主张其离职前的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水平为6949元,对此晋熙律师提出可以调取银行交易明细予以证明。

法院判决: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初字第09013号《民事判决书》作出以下判决:北京华夏科创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袁某支付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三万四千七百四十五元。

律师评析:

在本案中,华夏科创公司虽然在四川的办事处于2014年7月撤销,双方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但是,在此时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应与劳动者就劳动合同的内容变更进行协商,若双方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的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应当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的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且在本案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袁某在2014年7月15日之前已经怀孕,华夏科创公司不应在袁某怀孕期间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


办事处撤销,怀孕员工获三万多赔偿金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